笔下PK小说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悬疑 - 萌宝的妈咪超凶的叶芊顾延枭小说(完整版)阅读

萌宝的妈咪超凶的叶芊顾延枭小说(完整版)阅读

网站报错


无法下载
图片错误


推荐给好友

《秋风南柳小说》全集

小说作者:战歌
小说分类:科幻悬疑
小说状态:完结精校版
小说格式:TXT电子书
小说大小:2.35MB
下载方式:全本免费下载
发布时间: 2022-05-14

10(已有人评分)

萌宝的妈咪超凶的叶芊顾延枭小说(完整版)阅读TXT下载简介

徐子仪愣住,这女人的脸怎么变得比翻书还快!

你呀,还是太嫩

仆妇将徐子仪关在私牢里,隔壁躺着气若游丝的红玉,仅一块破毡勉强覆体。

老夫人再不喜欢琼月,也知道发妻是徐子仪的脸面,她不能对琼月上刑,便拿她身旁的丫鬟出气,这一拷打,身上伤口溃烂起了烧,老夫人责令下去,不许人替她医治。

死了便拉出去埋了,谁敢再说一句情,一并打死!

外头秋雨淅淅沥沥地下了,徐子仪脱了外衫给红玉披上。

红玉原本是周姨娘房里的丫鬟,他并不明白红玉为何要袒护自己和绿珠,明明她只要松口把事情推到琼月身上,便可脱身,周姨娘这个旧主见她里应外合,想必也不会难为她。

红玉半夜起了高热,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让他快走:

夫人,你快走呀,红玉什么也没说

我知道我治不了了,夫人不必难过

她烧得迷糊,朦胧间开始一声声叫娘,徐子仪从她话语之中拼凑出一个穷人家的女儿,为了一家生计签了奴契,她卖力地讨好主子,偷偷地攒钱,指望有一天为了赎身脱了贱籍,却被周姨娘翻出来那些钱,以为她手脚不干净。

干净也好,不干净也好,谁能容忍奴仆偷偷另作背主的打算?

那一日她本要被拖出去发卖了,被琼月拦下,琼月挑灯翻了旧年的账本细细算了,只说这钱银对得上账,红玉无辜。

也是从这个时候,琼月和周姨娘交了恶。

……所以周姨娘才会在老夫人面前那样搬弄是非,让本就看不上琼月的母亲更加讨厌琼月。

雨停了,巴掌大的窗外透出一丝天光时,红玉死了。

徐子仪对红玉这样的丫头并无太多印象,只知道是个性格稳重的,似乎经常帮琼月收拾屋子,教导年幼的绿珠。

可就算这样,徐子仪仍然觉得心口闷疼,似乎是来自琼月的情绪。

他捱了两日米水未进,只觉得眼底发黑,可母亲的命令他不敢违抗。

重重的孝道有时候也会压得他喘不上气,自己父亲四年前战死沙场,大哥素来不争气只知吃喝玩乐,母亲所有的倚靠和指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夫人,您偷偷吃点乳母偷偷来看他,趁人不备塞给他两块烤饼,夫人从前就惦记着这个

烤饼是北荒的吃食,粗面饼抹上牛油,两面烤得焦脆,中间却软暖香甜。

琼月以前很喜欢吃,可自从嫁入将军府便再也不吃了,因为会被旁人说上不得台面。

他其实隐隐猜出来了,琼月在刻意抹去她在北荒留下的习惯,为了他努力融入将军府。

她从前也和他抱怨过,京城的酒太甜,辣子也不够辣,总吃着太甜太精致的糕点,人会没力气。

后来她就不跟自己说了,连礼仪规矩都学得像,有时候他看到琼月也会恍惚,这是从前那个纵马高歌,自在肆意的琼月,还是哪个名门的闺秀?

所以在碰到萱梦的时候,他动摇了,他和萱梦说自己同她不过是一时少年冲动,如今腻烦规矩刻板的妻子,却也不便休妻,萱梦听了才连连叹这吃人封建的制度,连不爱了都要找各种借口才能休妻。

饿到半夜,他终于没忍住掏出烤饼,狼吞虎咽。

昏睡到三更天,依稀听见外头嘈杂,他只觉得自己头发沉,似乎也起烧了。

等他迷迷糊糊醒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绿珠在煎药,满屋药香。

母亲察觉自己是冤枉的了?

不是。

是杨昭溪跑死了三匹马,昼夜不歇地赶到了将军府,连口水也没喝,将那封将军亲笔的家书重重拍在桌上。

雨天疾驰,几夜未睡,马背颠簸,他眼底红得吓人:

琼月有恙,我不独活

八个字是杨昭溪说的,也是大将军的笔迹。

母亲见杨昭溪如此急切,想必是儿子吩咐,不敢大意,匆忙命人来为琼月诊治。

徐子仪靠在床边看那纸家书。

他知道杨昭溪的字和他的字很像,自己细细看了,竟也分辨不出。

那这八个字,到底是琼月授意,还是你杨昭溪的私心?

杨昭溪,从你束发的发带到你弃文从武来了北荒,你真当我徐子仪是傻子吗?

杨昭溪自家中探病回来这日,北荒下雪了。

他掀起营帐,一身雪气,连大氅也未脱,倒头便睡。

看来家中父亲病重,让他很是忧心。

顺途让他捎去的那封家书,大约也送到了。

如此巧的事情,也算上天保佑。

虽然我不知道杨昭溪和徐子仪有什么过节,但是这会他确实帮了个大忙。

我为他把大氅脱去,雪水化了,这样湿着睡着一定会生病。

为他拉起被子盖好时,我才看见杨昭溪束发的发带,底下绣着一个小小的囍。

针脚粗糙,我乍一看觉得眼熟,但想想,也许是哪个姑娘给他的定情物,也不好多问。

杨昭溪直睡到三日后方醒,瘦鸦几番怀疑我出于私怨,把杨昭溪捂死了,几次偷偷去探他鼻息。

日子不太平。

果然不出元雀所料,冬至这晚,三更天时,魈族一支精锐部队趁着雾气抄过侧翼,他们善驭兽,骑着山魈在雪上迅捷无声。

一支破空之箭将为首山魈脚掌钉入雪中,埋伏将士们暴起,一时杀声震天。

我看着眼前这些披着兽皮的少年,他们中最小的不过十二三岁,上一秒年轻的眸子里还野心勃勃,下一秒就已经断肢残臂,被铁蹄碾作肉泥。

温热的血溅上我的鼻梁,我举起的刀迟疑了。

浓郁的血腥味让我胃中翻江倒海,我侧过身子几乎要吐出来。

小心!杨昭溪的长枪擦过我的耳边,我愣愣地回过头,才看见背后魈族少年高举的钢刀,被他的长枪捅了个对穿,杨昭溪怒喝道,你在发什么呆!

……我不知道。

萌宝的妈咪超凶的叶芊顾延枭小说(完整版)阅读TXT下载地址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