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PK小说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异能 - 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(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)大结局_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)

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(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)大结局_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)

网站报错


无法下载
图片错误


推荐给好友

《林沫晚傅庭琛》全集

小说作者:季樱顾泽景
小说分类:都市异能
小说状态:完结精校版
小说格式:TXT电子书
小说大小:2.35MB
下载方式:全本免费下载
发布时间: 2023-01-19

10(已有人评分)

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(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)大结局_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)TXT下载简介

她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转了转,这才像是疯了一般大笑起来,“都是我太心软,如果我狠心一点,把那些药下在你们所有人的饭里,现在何必再来后悔!”

说着,她怨毒的目光落在林沫晚的脸上,“尤其是你这个女人,到死之前沈为安都在惦记着你,你是怎么做到的毫无芥蒂地跟这个男人在一起?”

“爱丽丝,你未免太自作多情了些,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事情,自然有警察来解决,可你不配。”她的话音才落,傅庭琛便开了口,“你真以为自己的那些计划天衣无缝,从剧家的事情开始,你动了多少手脚,我一清二楚。”

虽然在傅庭琛出事以后,林沫晚已经开始怀疑爱丽丝,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爱丽丝竟然从那个时候就打定了主意要帮沈为安复仇。

“人在做,天在看,傅庭琛,就算这次你赢了又能怎么样,早晚有一天,老天开眼,一定让你这样的恶魔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爱丽丝的话音才落,傅庭琛正要开口,身后的人却突然上前,没等众人反应,大堂里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巴掌声,林沫晚半蹲在爱丽丝的面前,食指和大拇指死死地掐住爱丽丝的下巴,将她刚刚被巴掌扇过去的脸转了过来。

“你曾经告诉过我,不管发生什么,我们两个人绝对不能因为男人而反目。从你爱上沈为安的第一天,你就知道他喜欢的人是我。可是你呢,最后你心里都是对他的爱,那我呢,那个陪你度过漫长青春的我呢!”

说到激动处,林沫晚的眼里有热泪涌出,“我也不想让沈为安死,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要让多少个家庭为他陪葬。你对他真的是爱么,还是因为你明知道他不会爱你,所以拼尽全力想要让他感激你!”

“爱丽丝,你真可怜。而我,是蠢,蠢到到了最后竟然对你还抱有一丝期待。你不配当我的朋友,也不配当念安的妈妈,或许这就是沈为安当年没有爱上你的原因。”

多年的朋友,林沫晚比谁都清楚爱丽丝的死穴在哪里。

果然,当她的话说完,爱丽丝的瞳孔骤然放大,她收手,却是不安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膝,“你撒谎,沈为安爱我,我给沈家留了最后的血脉。他是爱我的,爱我的!”

爱丽丝尖利的声音在大堂里回荡着,谁也不知道她这番话到底是说给自己的,还是说给别人的。

林沫晚身上的汗毛直立,她想不通,当年那个天真烂漫、敢爱敢恨的女孩,为何会变成今天这样一副狰狞的模样。

担心发了疯的爱丽丝会伤害到她,傅庭琛急忙上前两步,将林沫晚扶了起来,“秦亦辰,这里麻烦你了。”

说完,他带了老太太和两个孩子,一起出了殡仪馆。

走出大堂前,念安还在不舍的回头,只是当她看见爱丽丝散落的头发下那张苍白的脸,她忍不住加快了脚步。

她知道,爱丽丝才是她的妈妈,她此刻该做的是陪在爱丽丝的身边。

可是她却不想。那段人生太过灰暗,她想要阳光。眼看着众人走远,爱丽丝想要追上去,却被秦亦辰一脚踹在了胸口上。

他这个男人向来没有怜香惜玉的习惯,因为力气用得足,爱丽丝扑倒在地上,想要开口,胸口处却有一阵剧痛传来。

一旁的秦亦辰猛地扯住她的头发,让她仰面朝向自己,他的指尖微微一动,一个雪白的药片就进了爱丽丝的嗓子。爱丽丝想要反抗,秦亦辰却又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一个巴掌。

在爱丽丝晕过去之前,耳边还响着秦亦辰阴仄仄的声音。

酒店里,念安和随安被安置在了卧室里,三个大人则坐在客厅里。老太太死死地拉着林沫晚的手,大有一副要和自己孙子斗争到底的架势。

才刚刚装死完毕,现在却又被家人排斥,傅庭琛忍不住扶了扶额头。

“傅庭琛,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我老太太不是不明白,可妍是你的枕边人,你就算是不相信别人,也该相信她。哪怕你提前给她透露一点风声,妍会难受成这样吗。你知不知道,她怀孕了,稍有一点行差踏错,大人和小孩都会受到影响。”

其实,傅庭琛在听见林沫晚那样痛苦的哭声时,心里同样不好受。只是这个局布到这个程度,花费了他太多心血。如果就这样结束,恐怕以后再想抓住爱丽丝的把柄就更难了,到时候还不知道林沫晚要受多少的委屈。

而且,他的确暗示过林沫晚。

只是当着老太太的面,傅庭琛并没有反驳,他低头,眼中皆是歉意,“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。”

老太太的数落一时半会儿并不肯停,傅庭琛又配合着点了许久的头,老太太这才带着两个孩子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房门才刚被合上,林沫晚便急忙扑进了傅庭琛的怀里,发生了这么多,她根本没有再责怪傅庭琛的心情,只要他还完好无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,她便安心了。

傅庭琛的怀抱温暖,林沫晚窝在里面,眼泪不知不觉地便掉了下来。

有泪水顺着傅庭琛的领口滚进了衣服里,他的心越发疼了些,“对不起,这件事我的确该提前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“我知道你做事一定有自己的打算,我没有意见。只是从今天开始,不管你做什么,一定要记着,家里还有奶奶、随安、我在等你。如果你出了事情,我们都过不好。”

林沫晚这话还是美化过的,事实上,何止是过不好,她根本没有再活下去的想法。

“我早就察觉到了爱丽丝接近你是不怀好意,只是我怕贸然跟你说会让你反感。而且,一旦被爱丽丝察觉,我担心她会对你不利。”

此刻,傅庭琛就完好无损地坐在自己身边,林沫晚乱了许多天的脑子终于缓缓平静了下来。仔细思考着傅庭琛的话,她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歉意。

“其实仔细想想,你提醒过我不只是一次两次。”以前傅庭琛对她说,你生,我生,我一定会护你后半生的周全。那个时候,她只把这一切当成是傅庭琛的表白,却不知道这便是他的暗示。

包括秦亦辰在殡仪馆里说过的话,大概也是看她太难过,所以故意给了她暗示。

顿了顿,林沫晚这才问道:“那爱丽丝呢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我手上已经有了她犯罪的证据,只不过爱丽丝的国籍依旧在国内,所以我们得把她带回去。”如果不是受法律限制,傅庭琛很愿意就地处罚了爱丽丝,这个女人太过阴毒,夜长容易梦多。

事到如今,林沫晚不可能再帮爱丽丝求情,只是有一个人,她却不得不考虑。

“之前爱丽丝对我说,念安是她领养的孩子,可使今天在殡仪馆的时候,我听她话里的意思,念安或许是沈为安的骨血。我在想,我们能不能帮她找一个合适的家庭,至少,别让她的以后太艰难。”

林沫晚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有些犹豫,毕竟傅庭琛才在爱丽丝的手上死里逃生,她一转脸就要求傅庭琛照顾她的孩子,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。

谁知道她的话才说完,傅庭琛竟然点了头。

“念安是个好孩子。当时爱丽丝把药加在了水里,让念安骗我喝。虽然我早就知道水里被下了药,但还是打算演戏到最后一刻。是念安把水递给我的时候,故意手松掉了水瓶。”想到当日的场面,傅庭琛依然忍不住感叹。

念安只比随安大不了多少,可眼里的风雨却比随安要多了许多。

“这些日子,她一直跟着奶奶生活,不如以后也让她跟着奶奶,我看她不是爱丽丝那种人。”

得到了傅庭琛的肯定,林沫晚自然十分高兴。只是再想到爱丽丝,她心中又多了几分惆怅。往日里无话不谈的小姐妹,就要这样走进高墙之中,林沫晚双眸微暗,还来不及多想,傅庭琛的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“爱丽丝跑了!”电话里是秦亦辰有些恼怒的声音,“我本来带她来了机场,谁知道她突然演戏说我是她老公,常常家暴她,机场看戏的人太多,我一时没有看住……”

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,傅庭琛先是安慰了秦亦辰两句,这才挂断了电话。只是他本来打算在这待上几天,现在看来,反倒是早些回国更安全些。

迅速带着众人更换了新的酒店,为了安全,傅庭琛甚至没有去订机票,而是包了一辆飞机,当天晚上便赶往了国内。

敌人在暗,陆家在明。起初的几日,林沫晚甚至连觉都睡不好,傅庭琛特地安排了无数的保镖,陆家进出皆有几人轮番守着,可这样却不是长久之计。

随安还要上幼儿园,这一群黑衣人出现在幼儿园里未免有些过分。

一连数日过去,看爱丽丝始终没有任何动静,傅庭琛无奈之下只能撤掉了大部分的保镖,只留一些能力强的人在暗中守着。

果然,在撤掉保镖的第三日,爱丽丝便再也忍不住了。

在这之前,爱丽丝便安排了念安和随安在同一所幼儿园上学,当天,她一番打扮过后,以念安家长的身份进了幼儿园帮她请假。只是当她离开的时候,怀里抱着的人并不是念安,而是被互换了衣服后,晕过去的随安。

直到上了课以后,老师查人数时发现不对,一番寻找过后才在校园的角落里找到了晕过去的念安。幼儿园急忙联系了林沫晚,可这会儿,林沫晚早就接到了爱丽丝打过来的电话。

电话里,爱丽丝的声音带着一抹诡异,林沫晚听着她说话,后背上满是冷汗。

“林沫晚,既然我搞不死傅庭琛,那我就带上他们陆家的血脉一起陪葬好不好?我听说陆随安小的时候就被人抱走过,只是后来命大回到了陆家。他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幸福,现在去死应该也不亏了。”

说完,便是一段肆意的冷笑。

牙关紧咬,这一瞬林沫晚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,“爱丽丝,你有什么事冲我来。你想想,你也是一个母亲,怎么忍心对那么小的孩子下手。还有念安,你打算怎么办,她可是沈为安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脉!”

林沫晚不提念安还好,她这一提爱丽丝握着手机的手又紧了几分。

片刻后,她终于敛起笑容开了口,“一会儿我会给你地址,你把念安带过来见我。还有,这件事不要告诉傅庭琛,也不要报警。如果在你上楼的时候让我看见他们的身影,我马上就把随安从二十一楼扔下去!”

大概是为了向林沫晚证明自己话语的真实性,爱丽丝竟然真的拉开了窗户。二十一楼,有风声拂过,带着手机里的声音也模糊了起来。

林沫晚来不及多想,急忙点头,“你放心,我不报警,我马上带上念安过去。”

虽然不知道爱丽丝究竟要做什么,可是听她要见念安,林沫晚还是安了些心,虎毒不食子,只要她利用好念安这个王牌,或许能将战局反转。

匆匆到了幼儿园接上念安,林沫晚按照爱丽丝发过来的酒店地址赶了过去。

才刚进了酒店的门,林沫晚的脚步便被绊住了,她回头,在她身后用力扯着的人正是念安。

“冷阿姨,你是不是要带我去见妈妈?”

林沫晚本来满心都挂念着自己的儿子,听见念安开口,一颗心这才沉了一下。缓缓地在念安的面前蹲下,林沫晚与眼前的孩子对视,“念安,阿姨和妈妈之间可能有些误会,现在妈妈带走了随安,阿姨只有带你过去才能够见到随安。”

“可是我不想见到妈妈,她会打我。”说话的时候,念安没有哭,只是身子却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退。

林沫晚一僵,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爱丽丝在殡仪馆的时候,狠狠抽念安巴掌的模样。她想救自己的儿子不假,却也不能就这样把念安推进火坑里。

“妈妈常常打你吗?”她忍不住问道。

念安摇摇头,“以前不常打,但自从见到您以后,妈妈几乎每天都会骂我。”一边说着,念安掀起自己身上的衣服,在她的胸口处一处刀疤刚刚长出新肉。

“我骗奶奶说这是我自己不小心拿刀子划的,可是不是的,是妈妈划的。”

身为人母,看见这一幕,林沫晚的眼泪瞬间滑了下来。不忍心再看,她急忙拉下念安的衣服。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过后,林沫晚深呼吸,“念安,阿姨现在要上去带随安出来,你乖乖在这里等阿姨,无论如何都不能动明白吗?”

看着念安点头过后,林沫晚还是有些不放心,又请大堂里的工作人员照顾随安后,林沫晚这才匆匆地跑到了电梯前。

电梯正被人占用着,林沫晚有些焦急地按了几遍按键,可电梯却依旧不缓不慢地运行。那三分钟对于林沫晚来说像是一年那样漫长,好不容易等来了电梯,她才刚上去,身后便有小女孩跟了上来。

“念安?”林沫晚有些诧异地开口。

“阿姨,我帮您。”简简单单的五个字,甚至念安再开口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可林沫晚的心里却是忍不住一酸。

电梯门合上,她紧紧地抱住面前的孩子,“念安,你放心,哪怕是死,阿姨也一定会保护你。”

电梯急速上升,不多时,只听见“叮”的一声,门已划开。

按照墙上的指引,林沫晚很快便找到了房间号,她抬手敲门,房门竟然没关。

爱丽丝所在的只是一间普通的标间,她推门而入,转过了一个弯才看见爱丽丝正坐在窗边,而随安紧闭上眼靠在椅背上,身后便是空无一物的窗子。

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(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)大结局_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季樱顾泽景小说叫什么)TXT下载地址

打赏